男人一旦恐懼起來比女人更脆弱美文

  有朋友說,“女人比男人更缺乏獨處的能力”。我不太確定,這個說法是否符合事實;因為大多數男人也是無法忍受孤獨的,寂寞男也比比皆是。

  但基本可以斷定的是,總體上,女人的獨立性要比男人差得多、對異性的依賴感也更強烈;譬如,有相當多的女人,寧可依靠一個垃圾一樣的男人(她明知他就是個垃圾)來幫她緩解孤獨感,并“寧愿”為此而忍受巨大的傷痛,也不愿意一個人自得其樂(不是“不愿意”,而是不具備這種能力),這就是因為精神上、人格上不夠獨立造成的。相比之下,眾多男人的無恥在于,他們明明對某個女人沒有強烈的feeling,卻依然跟人家“戀愛”、試圖讓人家來幫他驅散寂寞感。

  這種現象,可以稱之為“戀愛饑渴癥”。戀愛饑渴癥與性別無關,而只與一個人的空虛程度有關。一般來說,戀愛饑渴癥患者的世界都比較狹小,精神生活都不夠豐富;甚至,根本就沒有精神生活。同時,戀愛饑渴癥必然總是跟“獨處恐懼癥”結伴而行,盡管獨處恐懼癥并不必然引起戀愛饑渴癥——必要非充分條件。

  與戀愛饑渴癥“遙相呼應”的是“戀愛恐懼癥”。這兩者的區別在于:前者總是等待著被人愛、一直都在戀愛,可是,ta的感情卻總是濃烈不起來,并且,也從來都無法持久;而后者,通常都是“不敢愛”——曾經被深深地傷害過、有心理陰影,可一旦真愛上誰了,則必定是極其投入、感情極度熾熱。戀愛恐懼癥患者一般都不太把異性當回事兒,他們的幸福和快樂并不太依賴于跟一個異性結伴而行;因為他們往往都有著豐富的精神世界,有足夠的能力享受一個人的精彩。也正因為如此,戀愛恐懼癥患者往往都有很強的獨處能力,甚至,有的人還有“獨處饑渴癥”,即極其不情愿與他人交往。

  戀愛饑渴癥患者的愛情準則是“寬進嚴出”,即他們在跟一個異性剛接觸的時候并不怎么挑剔,設置的門檻并不高,甚至是到了“饑不擇食”和“寧濫勿缺”的程度,因此,讓他對一個人動心并不是一件很難的事情;然而,一旦真正接觸起來,他便立刻追求起完美來了,用自己那一套嚴格的標準來考核對方,稍有不滿,便立即淘汰,這樣,他所經歷的每一份感情都是有始無終——盡管這并不是他想要的結果,甚至連他自己也很討厭這一點。而戀愛恐懼癥的愛情觀則遵守著“嚴進寬出”的法則,即他們堅持著“寧缺毋濫”的原則,從不輕易墜入愛河;然而,一旦開始了一段新的感情,他們便會把長期以來的心理陰影和恐懼癥都拋諸九霄云外去。因為一份能夠打消他的恐懼癥、讓他義無反顧地選擇“開始”的感情是來之不易的,所以,他必定會全力以赴用心經營,而不是像戀愛饑渴癥患者們那樣只是“隨便玩玩”。

  戀愛饑渴癥患者都是水性楊花的,并且,還是薄情寡義的——到了下一站,上一站遇到的人都變成了他生命中的過客,絕不留戀;這樣的人,即便是在表面上風流韻事不斷,卻仍然不具備愛的能力,因為他的靈魂是空虛的;或者是,干脆連空虛的靈魂也沒有。因此,他們是既可惡又可悲的。而戀愛恐懼癥患者往往是極其專一的,并且還特別癡心,甚至專一和癡情到了“拿不起、放不下”的程度;從表面上看,他們一直是孤單的、落寞的,但實際上,他們是真正具備愛的能力的——因為,一個人能從一份愛情中收獲的多少,往往與他的付出和用心程度成正比;甚至,用心去付出,這本身就是收獲。從表面上看,戀愛恐懼癥患者是可憐的,但實際上,他們又都是真正既可愛又可敬的人。

  有人說,本文的總結明顯偏向恐懼癥患者;對此,我完全承認。不過,這并不是作者偏心,而是,戀愛饑渴癥患者,基本都是追求起來很主動,但甩起人來也很積極很干脆,沒心沒肺;費翔的歌《現在流行什么》里面有一句“瘋狂地追求,短暫地擁有”,用來描述戀愛饑渴癥患者很貼切。而且,很多情況下,情感心理狀況健康的人,正是因為屢次受到“戀愛饑渴癥”患者的傷害,才患上戀愛恐懼癥的。在某種情況下,饑渴癥患者在對自己的癥狀厭倦之后,或者,在遇到比他自己“更饑渴”的對象并且被深深地傷害之后,也會轉化成恐懼癥患者;但這種“半路出家”的恐懼癥患者,對愛情的態度要比那些“原汁原味”的戀愛恐懼癥患者消極得多。具有諷刺意味的是,一個戀愛饑渴癥患者被另一個“同行”所傷害或玩弄,這多少有點“黑吃黑”的黑色幽默。

  戀愛饑渴癥患者中,以男性居多——尤其是二逼男青年;戀愛恐懼癥患者中,以女性居多——尤其是以文藝女青年喜歡以此自詡。但是,女人一旦饑渴起來,比男人更饑渴;男人一旦恐懼起來,比女人更脆弱。

36选7体育彩票官网